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网站地图推荐专题
通行证: 密码:

官方微博中国机器人创客联盟官方微博:http://weibo.com/irobots

主站
手机版二维码中国机器人创客联盟手机版二维码:http://wap.robotdiy.org

创客空间
手机版二维码
中国机器人创客联盟创客空间手机版二维码:http://wap.home.robotdiy.org
当前位置:首页通知公告

创客齐聚:深圳成硬件“好莱坞”

2014-04-26 18:24:21 作者:admin 来源: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摘要:在国外创客眼中,把想法付诸于实现是最重要的事情。但中国创客更关注商业化。
 

 


商业创客的深圳嘉年华

当一群世界级的创客汇聚到深圳,这个被他们认为是拥有世界最完整供应链的城市,他们要对外表达自己对创造的理解。这次活动的主题是与中国一起创新,但是看起来却像是一个充斥着古怪机器和赚钱商机的集贸市场。

在这个英文名叫“Maker Faire”(直译“创客集市”)的活动上,摊位上摆满了造型各异的机器“玩具”。其中包括,一些被加入LED灯的衣服,一种靠意念控制其他硬件的头盔,甚至是一台可以用糖浆做材料进行3D打印的机器。

“集市”上,人群往往停留聚集在那些闪烁着多彩光的装置,或使可以飞行、旋转的机器上,而一些作为上游的组件提供商只有少数的真正创客才在进行沟通,谈论的也是技术的实现。

除了广播里的声音,最喧闹的是一些孩童。他们倒是无所畏惧,用手去触摸每一个他们好奇的产品。一些做趣味玩具的摊主趁机向这些孩童的家长推销那些可以拿回家拼插的科技“玩具”,甚至在开始的一两个小时内展示的商品就销售一空。

在“集市”的另一端,有一场有Arduino联合创始人Tom Lgoe、《长尾理论》作者Chris Anderson、《Make》杂志创办人Dale Dougherty出席并演讲的论坛。腾讯科技发现,曾经在白宫给奥巴马演示用大炮发射棉花糖的Joey Hudy也坐在观众席上,而一些中国的年轻创客也散坐在其中,他们中甚至有小学生。

虽然创客大咖云集,但是整个论坛更像是一场布道会。作为听众,你只管聆听,无法也无需互动。

在这些外国创客眼中,“把想法付诸于实现”是最重要的事情。与之相反,他们并没有对创客背景的关注,而在于这样的想法如何实现。“创新很少来自于大公司,更多是用户需求的驱动”,Dale Dougherty表示,“创客不需要大量资本、基础设施或是很强的专业性”。

创新快速迭代、使用现成的组件、参与社区的讨论、公开与他人合作、快速改变自己的方向,这是Dale Dougherty给创客的建议。

在演讲中,有这样一组数据直观地描述着海外创客的生存状态。在一个论坛上,有超过5万的注册用户,每个月有2百万浏览量,产生了1万篇博客文章和5万个讨论贴,以及每年15万条评论。

于是,“开源”、“社区”等关键词不断地被Tom Lgoe、Chris Anderson和Dale Dougherty这些大拿提出,因为只有共享才能使他们做出创意的产品。Dale Dougherty说《Make》杂志不是介绍产业,而是告诉人们怎么去做出来东西。

这意味着创客的产品并不局限于手表、手环这样的消费品。在英国数码科技代表团的展区,为单反爱好者提供更好玩的模式出发快门就成为Triggertrap这个项目最重要的目的。他们可以通过不同的声音和脸部识别来确认快门的启动时间,这样做的结果使得生成的照片都十分搞笑。

然而,对在做的大部分中国创客来说,他们最终的结果往往是商业化的创业。中国的创客们实际上很少有单纯的爱好者,更多的是希望在这个领域的掘金者。

这场论坛的主持人、SeeedStudio创始人潘昊在23岁时离开了仅工作一年的英特尔。他在Aruino这个开源论坛的帮助下,激发了对硬件的爱好。于是2008年就开始了深圳创业,他创办了Seeed Studio,而他只有一个合伙人。5年后,他被业内贴上了“创客”的标签,并推上产业浪尖。

虽然在潘昊的感受中,创客与商业的融合将会成为必然,但另一些人对获利的渴望显得更加直接。潘昊曾接待过一个来自原有创客圈外,现在却在这个圈子活跃的参与者,后者坚信开源硬件的创业机会会让其赚到第一桶金。

虽然潘昊表示,不应把创客和智能硬件混为一谈。但他亦承认,一些创客最终走向了产业。把现实生活中找到群体的需求并为之进行创业,潘昊说,“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与场内呼应的市场外展示的产品,这些创客的项目已经变成了可以批量生产的商品,如大疆创新的航拍器、亿觅的移动电源、多听蓝牙音箱,以及一些叫不上名字的3D眼镜等产品。Yeelink团队演示了通过蓝牙控制的智能灯泡,即通过手机上的App可以变换灯泡的颜色,并与音乐互动等功能。

不过,更多的是为这些创客提供“工具”的企业,他们更像是一种服务提供商的角色。

其中包括,有SeeedStudio等,他们提供的各种可拼插的组件套装,可以组装出你所能想到的产品,产品展示更像是在电脑城买DIY PC的样子;有为创客提供模具打印的3D打印机厂商和他们的代理们,他们会展示出打印出来的那些好玩的东西;还有德州仪器、英特尔这样的芯片厂商。

围绕创客建立的商业系统也正在逐步完善。除了Seeed Studio这种开源硬件产品电商平台,还有如柴火创客空间这样为创客提供多种服务的场所,后者为其会员提供进行创作的工具和存储空间。他们只有一个目的,把产品和服务卖给创客。

在“集市”上散发的一个小册子写着“让我们构筑一个世界,热情是实现梦想的唯一需求”等等充满诱惑的字句。但是这家公司并非一家创客的创业,而是为创客提供服务的第三方。

这无时不让你想到,论坛上所说的,深圳是硬件的“好莱坞”。这里也许诞生不出让你惊讶的产品,但是却可以让你找到所有想要的去实现你梦想的完整产业链。

另一些数字会让这个感受更加真实。2013年深圳研发经费占深圳GDP的4%,通讯技术产值排名全球第二,移动设备占全球份额40%,4G芯片和设备的出货量成为世界第一。深圳还拥有众多的创客空间、智能硬件孵化器和创投基金。

一位参与论坛讨论的深圳产业链人士告诉腾讯科技,在这里你可以找到几十人的小作坊也可以找到大的设备生产商,将你的创意变成现实。“这样的工厂也许有上万个”。

事实上,深圳本土制造业经历过MP3、DVD、功能机、机顶盒等一系列消费电子迭代的洗礼,积累了大量的制造经验。与此同时,华强北众多的电子元器件市场为创客寻找新的创意和找寻所需配件的重要基地。就连投资者也更为看好深圳市场,因为在这里只要有成品,就可以大规模制造。

这就是深圳,曾经的山寨之都,现在的创客“乐园”。

相关文章

[错误报告] [推荐] [收藏] [打印] [关闭] [返回顶部]

网友评论:通行证: 密 码:
  • 验证码: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